主打隐私保护的搜索引擎DuckDuckGo能挑战谷歌吗?

271

DuckDuckG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加布里尔·韦恩伯格

DuckDuckGo是一个互联网搜索引擎,其总部位于美国宾州Valley Forge市。DuckDuckGo一直宣称自己是“不追踪用户隐私的搜索引擎”。特别是在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事件被曝光之后,Duckduckgo似乎更受用户青睐了。

DuckDuckGo一直声称不会让那些疑虑者担忧,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加布里尔·韦恩伯格(Gabriel Weinberg)认为,隐私政策对该搜索网站更加有益,而不是更加无益。由于DuckDuckGo并不存储用户此前的搜索信息,因此该网站也不会,而且也不可能会展现针对用户的个性化搜索结果。这样,用户就无需担心网络过滤泡泡(filter bubble)的困扰。

除此之外,这些意味着DuckDuckGo也被迫将业务重点完全放到搜索方面。由于没有存储数据或加以利用相关数据,因此,DuckDuckGo网站也就无法成为一个庞大的广告平台,而且DuckDuckGo也无意打造社交网络服务,也不会采取措施来扫描用户的电子邮件以创建个性化的页面。

相关的数据显示,仅仅在2013年这一年中,用户通过DuckDuckGo网站进行搜索的总量已经达到10多亿次,目前来看,DuckDuckGo也处于增长期,这种增长势头也对谷歌的搜索业务带来了一定的冲击和挑战。针对这些情况,韦恩伯格近期接受媒体采访,畅谈了DuckDuckGo的成长历程。以下就是媒体对韦恩伯格的访谈录。

问:你为何在2008年创建DuckDuckGo?

答:DuckDuckGo最初并不是因为我们要创建搜索引擎而诞生。2006年,我放弃了在此之前的最后一家公司(注:即The Names Database公司,是一家社交网络公司,后来被韦恩伯格以1000万美元出售。),之后我开始重点关注一系列个人项目,其中一大项目就是打击搜索结果中的垃圾信息。当时,在谷歌搜索结果中,存在大量的垃圾网站,一眼就能看出来,看上去非常容易地确认出来。另一个项目就是众包数据。

我发现,只要使用维基百科和互联网电影资料库(简称IMDb)等使用众包数据的网站,就可以找到诸多答案。另一个原因是,我参加了一个彩色格窗班,在那儿,我获得了大量的网站,这些网站可以让我获得有关彩色格窗生产的更多信息,而且这些信息并不是通过谷歌搜索而获得。于是,我开始再度创业,就是帮助用户不要被这些链接所束缚,而且还能找到最好的信息。

问:DuckDuckGo位于宾夕法尼亚的Paoli小镇,你认为这个位置与硅谷周围的环境有多大差异呢?

答:我们认为,这和位置没有直接关系。的确,我们不是来自Paoli小镇,这一点非常有意思,我和妻子一起选择了这里,并迁移到这里,因为我们认为,这是一个可以养家糊口的好地方,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,这儿对美国之外的人士并没有特别的影响。我认为,在硅谷任何类似位置的人士应当很早就能够获得更多的资金,但那一直不是我们的重点。另外,我们的员工中约75%的人来自偏远之地,这与硅谷大不相同。通常情况下,企业会从长青藤联盟院校中招聘最好的工程师,并把他们集中在一个地方,这样就可以将他们引入公司。

问:多年之后,人们最终似乎都在谈论隐私问题,对此你有何看法?

答:是的,我的确认为这是非常公平的现象。我认为,这并不奇怪。在过去的一年中,人们已经发现的一个重大事情就是,广告泛滥于整个互联网,这可能就是多数公司追踪用户隐私的结果。这些趋势暂时不会消失,追踪用户上网行为的情况越多,监控用户的现象也就越多,因此,我认为,随着用户意识到这一问题,因而将会有一些用户选择退出互联网。

问:你在创建DuckDuckGo时,唯一的目标就是要打造一个更好的搜索引擎。不过,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隐私对该业务的重要性的?

答:就产品多样化而言,即时答案和垃圾过滤的确是我们最初关注的重点,而且现在也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。如果我真正地思考这一问题的话,那么从一开始我就会这样做了,但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。不过很快我就意识到隐私的重要性。

用户与搜索引擎共享的数据都是最私人化的数据。因为用户并没有对搜索引擎犹豫不决,因而他们就不会考虑其内容。用户总是认为:“我已经遇到了财务问题,我只需将这些问题输入到搜索框之中。”因此,搜索历史的确是私人化的。

过去一年的情况已经表明,用户隐私一直被用于营销之中,而且还遭遇一些非常隐蔽的监控措施。搜索引擎获取的大量收入都来自商业性质的广告,例如汽车广告或鞋类广告等,当用户搜索时就会看到这些广告。但是,不追踪用户隐私的业务模式不应当受到这种影响。

问:为何不隐藏你们所收集的数据,而不是提供完全隐匿姓名身份的搜索信息?

答:事实表明,每次大家在尝试隐藏数据时,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。只要你们能够将搜索集中在一起,并展示一些真实的信息,那么个人信息就会整合在其它信息之中,并反馈给你,这样我就认为,这并不是真正的隐私了。

问:你反对追踪个人隐私信息吗?或者说这仅仅是一种业务形式?

答:我明确反对。我认为这是一种更加隐私化的政策。在我看来,在必要的情况下,应当制定相关的政策来反对收集任何的隐私信息。

问:如果无法收集到像谷歌那种水平的数据量,那么你们还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好的搜索引擎吗?

答:我认为,你现在就可以转到我们这边,你会发现效果很好。用户已经感到效果不错,而且你也会获得更好的体验。另外,如果你关注谷歌搜索,那么你就会发现,谷歌正在使用用户的搜索历史来改变搜索结果。他们并不是真正地使用当前的数据来大幅度完善用户的搜索结果,而是利用这些数据来寻求其他目的,即用来追踪你在整个广告网络中的行为和信息。

问:这会意味着你在反对个性化搜索的过程已经有所退缩了吗?

答:我们一直没有退缩!再说一次,我认为个人数据和个性化的数据并不是非常有用。大家提及的情况是,当用户输入天气相关的搜索关键词,或者是比萨相关的搜索关键词时,你可能就是想了解本地化的天气或比萨店相关的信息。

问:之前你曾经说过,如果用户的资料显示他们拥有大量的金鱼的话,那么追踪所得的个人隐私将会被公司用来向用户收取更多的费用。你认为这种情况会真正地发生吗,或者这是一种最坏的情况?

答:这是真实的情况,而且已经发生,将来还可能会愈演愈烈。我的总体看法是,如果个人化的信息的确帮助各家公司提升利润,那么他们就会变本加厉,除非遭到监管机构的阻止。因此,我可以肯定地认为,这种情况的确存在,只是用户不知道现状而已。

来源:腾讯科技

当前文章:Search » 主打隐私保护的搜索引擎DuckDuckGo能挑战谷歌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