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人物】朝圣之路(1)希望你也可以遇见这么有意思的姑娘

141

前言

文/阿乐

阿乐与馨月结缘于一次巧合,2015年5月,那个时候我还在北京念大四。那段时间我在准备毕业论文答辩,同时也在实习和考驾照。一个下午,五月的天还不是很热,我专门和实习公司请了两个小时的假,从金融街坐地铁去北宫门赶驾校的班车,结果刚出地铁口驾校班车刚走,只能在地铁门口等等看有没有人一起拼车,而等到的人,就是馨月。两个相仿年纪的姑娘坐在车里无聊,开始有一搭没一搭聊天。

“你学科几了啊?”

“科三,你呢?”

“我也是唉!”

“我是民大的,你是学生么?”

“我是人大的,我们学校离得好近!”

“我大四了。”

“我也大四!”

……

在短短40分钟的车程里,我和馨月居然从各自的专业聊到未来规划,从摄影聊到旅行,从哲学聊到生命……从中得知馨月大一从信息管理转到了哲学院,后来又去了台湾进行原住民研究,本来准备毕业之后申请美国人类学phd,但是觉得自己还是没有准备好完全投入科研,所以先申请了德国一年的研究学习。

到现在,我还深深记得我们聊到未来规划时馨月眼里的光:“我知道我这一生不会成为什么大官,可能也不会有很多钱,我只是想趁年轻,去多走些地方,去生活。”

从那一次巧遇之后,我和馨月就再也没见过面,不过当时互留了微信,所以一直保持着联系。

后来我在朋友圈看到她长夜守候拍下的星轨,看到她在尼泊尔记录地震后的50个小时,看到博登湖的日落,看到奥地利的雪山,看到她和阿富汗难民的聊天记录,以及去年12月她在德国受洗成为基督徒的消息。

今年3月,馨月开始着手准备她的朝圣之行,徒步跨越法国、西班牙和英国,她对此形容为“一个人的朝圣路”。现在朝圣之路已经走完,而这一次旅行的记录,都写在了这个连载里。

对于馨月,我的所有印象都还停留在去年五月初识的那个下午,阳光满溢,微风拂动,一个姑娘和我说,要去生活。

希望你可以像我一样幸运遇见这么有意思的姑娘。

朝 圣 之 路 (1)

图文/张馨月

我没有在“选择生活”,我只是“在生活”。

1. 奇 迹 之 路

在欧洲,有一条广为人知的朝圣路,Camino de Santiago(通往圣地亚哥之路)。广义上的朝圣路覆盖整个欧洲大陆。理论上讲,你可以从你想得到的任何一个地方出发,无论巴黎、慕尼黑还是罗马,朝着西班牙那个神圣的小城一步一步走去。其中,最著名的朝圣路是“法国之路”。这条路起始于法国南部小镇SaintJean Pied de Port,全程约800公里。这一条传说中“通向上帝的路”每年吸引了无数的朝圣者。

我与这条路的缘分得从三年前说起。那时我大三,在台湾辅仁大学做交换生。在一堂名为“宗教与文化旅游”的课上,老师放了一部以这条路为故事背景的电影《朝圣之路》(The Way),并邀请一位多次走完这条路的台湾人陈垦分享他的旅行经历。陈垦说,他最初走这条路是为了他的女儿。当年“非典”入侵,引发全国恐慌。陈先生的女儿——一位医疗工作者——不幸成为台湾第二个“非典”感染案例。此时,他听说了“圣地亚哥之路”。听说,这条路对应着天上的银河,它通向上帝,走完这条路,会有奇迹发生的。事实上,陈先生一直是一名天主教徒,但并不那么虔诚。绝望之中,他向上帝祷告。他说:“若祢治愈我的女儿,我愿终身侍奉。请赐予我奇迹。”然后,奇迹发生了。他的女儿痊愈了。隔年,陈先生携女儿一起重走圣地亚哥之路。再后来,他又从不同的地方出发,一次一次,一步一步走向圣地亚哥。

我沉迷于那图片里的雪山、森林和草原,醉心于一路上的世界文化遗产,最重要的是,我被那一个个神话般的故事吸引了、震撼了。

奇迹啊,奇迹!生命中还有什么比奇迹更让人心动的呢?

自那时起,我便下定决心,有朝一日一定要亲自走这条朝圣路。

三年后,我独自走在了这条路上。

2.拥抱惊喜,对生命的不同可能性开放

时间有限,我决定从法国里昂开始走。里昂距圣地亚哥300公里。一张马德里到里昂的车票,我的朝圣之旅开始了。

事实上我并没有做过多的攻略。计划周全的旅行时常把旅行变得踩点——去别人去过一万次的餐厅,点别人点过一万次的食物,写别人写过一万次的游记。这样的旅行缺乏惊喜,你只是在重演别人演了一万次的故事罢了。但我渴望惊喜。要想惊喜,就要对生命的不同可能性开放。

退一万步讲,不就走路嘛,能有多难?!一本护照,一张银行卡,100欧现金,换洗衣裤,基本药品,还有一颗开放的心。我准备好了!

朝圣之路开始了,接下来旅途会是什么样?是平坦还是艰辛还是状况百出?这一期先讲到这里,出发之后的故事会在下一个连载里讲给你听。

来源:找乐去

当前文章:Search » 【人物】朝圣之路(1)希望你也可以遇见这么有意思的姑娘